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资讯中心 > 电脑店资讯 > 人物 > 亚马逊贝索斯致函股东:出版业务使作者受益

亚马逊贝索斯致函股东:出版业务使作者受益

发布时间:2012-04-29 08:06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亚马逊CEO贝索斯

北京时间4月1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亚马逊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今天向股东发表了一封标题为《发明的力量》(The Power of Invention)的信函,对出版业进行了抨击,解释了Kindle出版业务给图书作者和用户带来的好处。

贝索斯在这封信函中没有提到美国司法部起诉苹果和五大出版商联手操纵电子图书价格的诉讼,但揭示了他在小范围内对出版业经济格局的改变。贝索斯表示,亚马逊Kindle Direct Publishing(以下简称“KDP”)部门已经“制造”了逾1000位每月图书销量达到1000册的作者,部分作者的图书销量达到数十万册,两人进入“Kindle百万俱乐部”(Kindle Million Club)。

贝索斯在信中写道,“与KDP合作的作者保留有自己的版权,保留有衍生作品的版权,能按自己的计划出版图书,通常情况下,图书完成写作后要等1年,或更多时间才能出版。KDP作者获得相当于销售额70%的版税,而大型传统出版商向作者支付的电子图书版税仅为17.5%(电子图书70%的销售额归出版商,出版商向作者支付25%的版税,70%X25%=17.5%)。KDP的版税结构对作者是完全透明的。通常情况下,KDP图书的售价为2.99美元,作者的版税约为2美元。如果按出版业17.5%的版税计算,作者要得到2美元版税,电子图书的价格将上涨至11.43美元。我认为,2.99美元的电子图书销量将远高于11.43美元的电子图书。”

贝索斯指出,“这些创新性的大规模平台不是零和游戏,它们带来了多赢的局面,为开发者、企业、客户、作者和读者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以下为贝索斯致所有股东的信件:

致所有股东

发明的力量

“对我们来说,亚马逊网络服务的价值无可否认,我们可以在20秒内将服务器容量提升一倍。在我们这样一个面临高增长和开发者团队较小的环境下,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们需要这样的信任,即我们能够为全世界音乐社区提供最有力的支持。五年前,我们或许已经宕机而且不知道何时恢复。现在,有了亚马逊的持续创新,我们可以提供最优秀的技术并持续发展。”这是音乐共享网站BandPage首席技术官克里斯托弗·托伦(Christopher Tholen)所说的一段话。他就亚马逊网络服务如何快速、可靠地扩大电脑容量并满足关键需求发表的这番讲话并非假想:BandPage现在帮助50万乐队和艺术家与数千万用户保持连接。

“因此,我从2011年4月开始在亚马逊上销售,到6月份时已经成为亚马逊最大的午餐盒销售商,我们每天的订单达50到75个。8月到9月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因为学年开始了,我们每天会得到300个,有时甚至有500个订单。这真是太棒了。我利用亚马逊处理我的订单,这使我的生活变得容易。另外,当用户发现他们可以通过注册Prime会员获得免费送货时,午餐盒的销售开始疯狂增长。”说这段话的凯莉·莱斯特(Kelly Lester)是EasyLunchboxes的“妈妈企业家”,这是她自己成立的创新型易于打包、环保的午餐盒容器公司。

“我冒失地进去,却发现这里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家里有一千多本书,我就想,‘我来尝试一下’。我卖出了一部分书,又不断扩大规模,我发现它如此有趣,并决定不再寻找其它的工作。我没有老板,只有自己的妻子,这就是全部。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我们共同为此努力。我们两人都会出去找书,这是一种效果很好的团队努力。我们每月售出大约700本书。我们每月向亚马逊送出800到900本书,亚马逊能够售出700本。如果没有亚马逊来处理送货和客服,我和妻子就会不得不每天背着数十本书奔波于邮局或其它地方。有了这样的服务,生活如此简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我喜欢它。毕竟,亚马逊为客户供货甚至送书。我的意思是,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好?”鲍勃·弗兰克(Bob Frank)在经济危机中期失业后成立了RJF Books and More,他和妻子在菲尼克斯和明尼阿波利斯找书,他描述说,找书的过程就像“每天都在寻宝”。

“通过Kindle出版服务,我每月获得的版税超过了传统出版社给我的一年的版税。我已经不再担心能否付得起费用,但过去我经常这样担心,现在我已经可以存钱,甚至可以考虑休假,这是过去几年我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亚马逊使我真正开始起飞。过去,我被归为某个类别,无法撰写我想撰写的其它类别的书。现在我可以这样做,可以管理自己的职业,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亚马逊找到了合作伙伴,他们理解这个行业,改变了出版业的面貌,有利于作者,也有利于读者,将选择权交还到我们手中。”亚历山大(A. K. Alexander)是《父亲的家》(Daddy’s Home)一书的作者,这本书在3月份进入了Kindle畅销书前一百名。

“我不知道2010年3月,也就是我决定通过Kindle出版服务出版图书的第一个月,将成为我生活的定义时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就可以获得足够的点击率,并且可以辞掉工作全心全意地写作!这种通过Kindle出版图书带来的奖励绝不只是生活的改变,包括经济、个性、情感和创造力。全职写作之后,我可以与家人呆在家里,可以撰写我想写的任何内容,没有传统出版商营销委员会对我撰写的每一个细节都横加指责,这使我成为一个更强大的作者,更多产的作者,最重要的是一个更快乐的作者。亚马逊和Kindle出版服务在出版世界里缔造了创造力,使像我这样的作者实现自己的梦想,对此我终生感激。”布莱克·克劳奇(Blake Crouch),多部恐怖小说的作者,其中包括Kindle畅销书《Run》。

“亚马逊使像我这样的作者有了面对读者写作的机会,这改变了我的生活。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通过Kindle售出了将近25万本书,并怀揣着更大、更好的梦想。我的四本书进入了Kindle畅销书的前一百名。另外,代理商、国外销售人员,以及两位电影制作人都与我进行了联系,《洛杉矶时报》、《华尔街日报》和《PC杂志》都对我进行了报道,最近还接受了《今日美国》的采访。最主要的是,所有作家都有机会面对读者进行写作,而无需跨越那些艰难的障碍。作家有了更多的选择,读者同样如此。出版世界正在快速改变,我要享受这个过程中的每一分钟。”特雷莎·拉甘(Theresa Ragan)是《Abducted》等多部Kindle畅销书的作者。

“60岁之后,又赶上经济衰退,我和妻子发现收入非常有限。Kindle出版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这也是我们在经济上自我救赎的唯一机会。出版几个月之后,这项服务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使我这位年纪已老的非小说类作者就像一位畅销书小说家一样开启了全新的职业生涯。我想为亚马逊及其向独立作者推出的大量工具说太多的话。没有任何保留,我呼吁作者们抓住Kindle出版机遇。正如我快乐地发现的,没有一点下行风险,潜在无限。”罗伯特·比迪诺托(Robert Bidinotto),Kindle畅销书《Hunter: A Thriller》的作者。

“我借助Kindle出版技术打破了所有的传统守门人。你能否想象经过如此长时间、为争取每一个读者而进行艰难奋斗之后的这种感觉?现在,过去从未影响到的小说爱好者也开始阅读《Nobody》和我在Kindle商店里出版的另外两部2.99美元的小说。我一直希望撰写一小关于灰姑娘的书。现在我可以了。”克里斯顿·马佩斯(Creston Mapes),Kindle畅销书《Nobody》的作者。

发明有很多方式,也有不同的规模。最根本、最具变革性的发明通常能够推动其他人释放自己的创造力,追求自己的梦想。这正是亚马逊网络服务(AWS)、亚马逊物流(FBA)和Kindle出版业务(KDP)的宗旨。通过这些服务,我们正在创造强大的自助服务平台,允许数千人勇敢地试验,否则这些事物就会不可能或不切实际。这些创新性的大规模平台不是零和游戏,它们带来了多赢的局面,为开发者、企业、客户、作者和读者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AWS已经发展到了30种不同的服务,数千家大型和小型企业及个人开发者成为它的用户。作为AWS最早的服务之一,S3存储服务目前拥有9000亿个数据载体,每天新增超过10亿个。S3每秒钟可以处理超过50万次交易,最多的时候每秒钟要处理近100万次交易。所有AWS服务都是“按需付费”,这将资本支出从根本上改变为一种变量成本。AWS是自助式服务:你无需为签署协议而谈判,无需与销售人员交涉,只城阅读在线文本并开始启用。AWS服务具有弹性,它既可以扩大,也可以缩小。

2011年最后一个季度,FBA物流服务为卖家送出了数千万件商品。卖家使用FBA服务后,他们的商品就可以享受亚马逊Prime服务、Super Saver Shipping送货服务,以及亚马逊退货流程和客户服务。FBA是自助式服务,可以通过亚马逊卖家中心进行简单易用的库存管理控制。对于那些技术要求更高的用户,还可以使用一整套的API,这样你就可以使用我们的全球物流中心网络,就像使用一台巨大的计算机辅助设备一样。

我强调这些平台自助服务本质的目的在于,这一点不太明显:即便是好心的守护者也会放缓创新的步伐。当一个平台成为自助服务后,就算是不可能的想法也可以进行尝试,因为这里没有专门的守护者说“这不会成功”。很多这些不可能的想法却变成了现实,社会也因为这种多样化而受益。

KDP出版服务规模以惊人的速度扩大,超过一千位KDP作者每月书籍销量超过一千本,部分作者的图书销量达到数十万册,两人进入了“Kindle百万俱乐部”(Kindle Million Club)。对于作者来说,KDP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与KDP合作的作者保留有自己的版权,保留有衍生作品的版权,能按自己的计划出版图书,通常情况下,图书完成写作后要等1年,或更多时间才能出版。KDP作者获得相当于销售额70%的版税,大出版商向作者支付的电子图书版税仅为17.5%(电子图书70%的销售额归出版商,出版商向作者支付20%的版税,70%X25%=17.5%)。KDP的版税结构对作者是完全透明的。通常情况下,KDP图书的售价为2.99美元,作者的版税约为2美元。如果按出版业17.5%的版税计算,作者要得到2美元版税,电子图书的价格将上涨至11.43美元。我认为,2.99美元的电子图书销量将远高于11.43美元的电子图书。

KDP对读者同样有益,因为他们可以获得更低的价格,同样重要的是,读者可以获得更加多样化的内容,因为那些遭到线下出版渠道拒绝的作者在这个市场抓住了机遇。你可以获得一个很好的窗口。将Kindle畅销书榜单与《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对比后发现,哪个更加多样化?Kindle榜单上有很多小型出版商和自己出版图书的作者,而《纽约时报》的榜单则被成功和知名作家垄断。

亚马逊正在向未来前进,根本性和变革性的发明可以为数万名作家、企业家和开发者创造价值。发明已经成为亚马逊的第二本质,在我看来亚马逊团队的发明步伐还在加快,我相信你们也会感到兴奋。我为整个团队感到自豪,并为领导这样一家公司而感到幸运
 

 

亚马逊CEO贝索斯(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讯(晁晖)北京时间4月1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亚马逊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今天向股东发表了一封标题为《发明的力量》(The Power of Invention)的信函,对出版业进行了抨击,解释了Kindle出版业务给图书作者和用户带来的好处。

贝索斯在这封信函中没有提到美国司法部起诉苹果和五大出版商联手操纵电子图书价格的诉讼,但揭示了他在小范围内对出版业经济格局的改变。贝索斯表示,亚马逊Kindle Direct Publishing(以下简称“KDP”)部门已经“制造”了逾1000位每月图书销量达到1000册的作者,部分作者的图书销量达到数十万册,两人进入“Kindle百万俱乐部”(Kindle Million Club)。

贝索斯在信中写道,“与KDP合作的作者保留有自己的版权,保留有衍生作品的版权,能按自己的计划出版图书,通常情况下,图书完成写作后要等1年,或更多时间才能出版。KDP作者获得相当于销售额70%的版税,而大型传统出版商向作者支付的电子图书版税仅为17.5%(电子图书70%的销售额归出版商,出版商向作者支付25%的版税,70%X25%=17.5%)。KDP的版税结构对作者是完全透明的。通常情况下,KDP图书的售价为2.99美元,作者的版税约为2美元。如果按出版业17.5%的版税计算,作者要得到2美元版税,电子图书的价格将上涨至11.43美元。我认为,2.99美元的电子图书销量将远高于11.43美元的电子图书。”

贝索斯指出,“这些创新性的大规模平台不是零和游戏,它们带来了多赢的局面,为开发者、企业、客户、作者和读者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以下为贝索斯致所有股东的信件:

致所有股东

发明的力量

“对我们来说,亚马逊网络服务的价值无可否认,我们可以在20秒内将服务器容量提升一倍。在我们这样一个面临高增长和开发者团队较小的环境下,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们需要这样的信任,即我们能够为全世界音乐社区提供最有力的支持。五年前,我们或许已经宕机而且不知道何时恢复。现在,有了亚马逊的持续创新,我们可以提供最优秀的技术并持续发展。”这是音乐共享网站BandPage首席技术官克里斯托弗·托伦(Christopher Tholen)所说的一段话。他就亚马逊网络服务如何快速、可靠地扩大电脑容量并满足关键需求发表的这番讲话并非假想:BandPage现在帮助50万乐队和艺术家与数千万用户保持连接。

“因此,我从2011年4月开始在亚马逊上销售,到6月份时已经成为亚马逊最大的午餐盒销售商,我们每天的订单达50到75个。8月到9月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因为学年开始了,我们每天会得到300个,有时甚至有500个订单。这真是太棒了。我利用亚马逊处理我的订单,这使我的生活变得容易。另外,当用户发现他们可以通过注册Prime会员获得免费送货时,午餐盒的销售开始疯狂增长。”说这段话的凯莉·莱斯特(Kelly Lester)是EasyLunchboxes的“妈妈企业家”,这是她自己成立的创新型易于打包、环保的午餐盒容器公司。

“我冒失地进去,却发现这里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家里有一千多本书,我就想,‘我来尝试一下’。我卖出了一部分书,又不断扩大规模,我发现它如此有趣,并决定不再寻找其它的工作。我没有老板,只有自己的妻子,这就是全部。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我们共同为此努力。我们两人都会出去找书,这是一种效果很好的团队努力。我们每月售出大约700本书。我们每月向亚马逊送出800到900本书,亚马逊能够售出700本。如果没有亚马逊来处理送货和客服,我和妻子就会不得不每天背着数十本书奔波于邮局或其它地方。有了这样的服务,生活如此简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我喜欢它。毕竟,亚马逊为客户供货甚至送书。我的意思是,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好?”鲍勃·弗兰克(Bob Frank)在经济危机中期失业后成立了RJF Books and More,他和妻子在菲尼克斯和明尼阿波利斯找书,他描述说,找书的过程就像“每天都在寻宝”。

“通过Kindle出版服务,我每月获得的版税超过了传统出版社给我的一年的版税。我已经不再担心能否付得起费用,但过去我经常这样担心,现在我已经可以存钱,甚至可以考虑休假,这是过去几年我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亚马逊使我真正开始起飞。过去,我被归为某个类别,无法撰写我想撰写的其它类别的书。现在我可以这样做,可以管理自己的职业,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亚马逊找到了合作伙伴,他们理解这个行业,改变了出版业的面貌,有利于作者,也有利于读者,将选择权交还到我们手中。”亚历山大(A. K. Alexander)是《父亲的家》(Daddy’s Home)一书的作者,这本书在3月份进入了Kindle畅销书前一百名。

“我不知道2010年3月,也就是我决定通过Kindle出版服务出版图书的第一个月,将成为我生活的定义时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就可以获得足够的点击率,并且可以辞掉工作全心全意地写作!这种通过Kindle出版图书带来的奖励绝不只是生活的改变,包括经济、个性、情感和创造力。全职写作之后,我可以与家人呆在家里,可以撰写我想写的任何内容,没有传统出版商营销委员会对我撰写的每一个细节都横加指责,这使我成为一个更强大的作者,更多产的作者,最重要的是一个更快乐的作者。亚马逊和Kindle出版服务在出版世界里缔造了创造力,使像我这样的作者实现自己的梦想,对此我终生感激。”布莱克·克劳奇(Blake Crouch),多部恐怖小说的作者,其中包括Kindle畅销书《Run》。

“亚马逊使像我这样的作者有了面对读者写作的机会,这改变了我的生活。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通过Kindle售出了将近25万本书,并怀揣着更大、更好的梦想。我的四本书进入了Kindle畅销书的前一百名。另外,代理商、国外销售人员,以及两位电影制作人都与我进行了联系,《洛杉矶时报》、《华尔街日报》和《PC杂志》都对我进行了报道,最近还接受了《今日美国》的采访。最主要的是,所有作家都有机会面对读者进行写作,而无需跨越那些艰难的障碍。作家有了更多的选择,读者同样如此。出版世界正在快速改变,我要享受这个过程中的每一分钟。”特雷莎·拉甘(Theresa Ragan)是《Abducted》等多部Kindle畅销书的作者。

“60岁之后,又赶上经济衰退,我和妻子发现收入非常有限。Kindle出版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这也是我们在经济上自我救赎的唯一机会。出版几个月之后,这项服务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使我这位年纪已老的非小说类作者就像一位畅销书小说家一样开启了全新的职业生涯。我想为亚马逊及其向独立作者推出的大量工具说太多的话。没有任何保留,我呼吁作者们抓住Kindle出版机遇。正如我快乐地发现的,没有一点下行风险,潜在无限。”罗伯特·比迪诺托(Robert Bidinotto),Kindle畅销书《Hunter: A Thriller》的作者。

“我借助Kindle出版技术打破了所有的传统守门人。你能否想象经过如此长时间、为争取每一个读者而进行艰难奋斗之后的这种感觉?现在,过去从未影响到的小说爱好者也开始阅读《Nobody》和我在Kindle商店里出版的另外两部2.99美元的小说。我一直希望撰写一小关于灰姑娘的书。现在我可以了。”克里斯顿·马佩斯(Creston Mapes),Kindle畅销书《Nobody》的作者。

发明有很多方式,也有不同的规模。最根本、最具变革性的发明通常能够推动其他人释放自己的创造力,追求自己的梦想。这正是亚马逊网络服务(AWS)、亚马逊物流(FBA)和Kindle出版业务(KDP)的宗旨。通过这些服务,我们正在创造强大的自助服务平台,允许数千人勇敢地试验,否则这些事物就会不可能或不切实际。这些创新性的大规模平台不是零和游戏,它们带来了多赢的局面,为开发者、企业、客户、作者和读者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AWS已经发展到了30种不同的服务,数千家大型和小型企业及个人开发者成为它的用户。作为AWS最早的服务之一,S3存储服务目前拥有9000亿个数据载体,每天新增超过10亿个。S3每秒钟可以处理超过50万次交易,最多的时候每秒钟要处理近100万次交易。所有AWS服务都是“按需付费”,这将资本支出从根本上改变为一种变量成本。AWS是自助式服务:你无需为签署协议而谈判,无需与销售人员交涉,只城阅读在线文本并开始启用。AWS服务具有弹性,它既可以扩大,也可以缩小。

2011年最后一个季度,FBA物流服务为卖家送出了数千万件商品。卖家使用FBA服务后,他们的商品就可以享受亚马逊Prime服务、Super Saver Shipping送货服务,以及亚马逊退货流程和客户服务。FBA是自助式服务,可以通过亚马逊卖家中心进行简单易用的库存管理控制。对于那些技术要求更高的用户,还可以使用一整套的API,这样你就可以使用我们的全球物流中心网络,就像使用一台巨大的计算机辅助设备一样。

我强调这些平台自助服务本质的目的在于,这一点不太明显:即便是好心的守护者也会放缓创新的步伐。当一个平台成为自助服务后,就算是不可能的想法也可以进行尝试,因为这里没有专门的守护者说“这不会成功”。很多这些不可能的想法却变成了现实,社会也因为这种多样化而受益。

KDP出版服务规模以惊人的速度扩大,超过一千位KDP作者每月书籍销量超过一千本,部分作者的图书销量达到数十万册,两人进入了“Kindle百万俱乐部”(Kindle Million Club)。对于作者来说,KDP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与KDP合作的作者保留有自己的版权,保留有衍生作品的版权,能按自己的计划出版图书,通常情况下,图书完成写作后要等1年,或更多时间才能出版。KDP作者获得相当于销售额70%的版税,大出版商向作者支付的电子图书版税仅为17.5%(电子图书70%的销售额归出版商,出版商向作者支付20%的版税,70%X25%=17.5%)。KDP的版税结构对作者是完全透明的。通常情况下,KDP图书的售价为2.99美元,作者的版税约为2美元。如果按出版业17.5%的版税计算,作者要得到2美元版税,电子图书的价格将上涨至11.43美元。我认为,2.99美元的电子图书销量将远高于11.43美元的电子图书。

KDP对读者同样有益,因为他们可以获得更低的价格,同样重要的是,读者可以获得更加多样化的内容,因为那些遭到线下出版渠道拒绝的作者在这个市场抓住了机遇。你可以获得一个很好的窗口。将Kindle畅销书榜单与《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对比后发现,哪个更加多样化?Kindle榜单上有很多小型出版商和自己出版图书的作者,而《纽约时报》的榜单则被成功和知名作家垄断。

亚马逊正在向未来前进,根本性和变革性的发明可以为数万名作家、企业家和开发者创造价值。发明已经成为亚马逊的第二本质,在我看来亚马逊团队的发明步伐还在加快,我相信你们也会感到兴奋。我为整个团队感到自豪,并为领导这样一家公司而感到幸运
 

 

亚马逊CEO贝索斯(腾讯科技配图)

腾讯科技讯(晁晖)北京时间4月14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亚马逊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今天向股东发表了一封标题为《发明的力量》(The Power of Invention)的信函,对出版业进行了抨击,解释了Kindle出版业务给图书作者和用户带来的好处。

贝索斯在这封信函中没有提到美国司法部起诉苹果和五大出版商联手操纵电子图书价格的诉讼,但揭示了他在小范围内对出版业经济格局的改变。贝索斯表示,亚马逊Kindle Direct Publishing(以下简称“KDP”)部门已经“制造”了逾1000位每月图书销量达到1000册的作者,部分作者的图书销量达到数十万册,两人进入“Kindle百万俱乐部”(Kindle Million Club)。

贝索斯在信中写道,“与KDP合作的作者保留有自己的版权,保留有衍生作品的版权,能按自己的计划出版图书,通常情况下,图书完成写作后要等1年,或更多时间才能出版。KDP作者获得相当于销售额70%的版税,而大型传统出版商向作者支付的电子图书版税仅为17.5%(电子图书70%的销售额归出版商,出版商向作者支付25%的版税,70%X25%=17.5%)。KDP的版税结构对作者是完全透明的。通常情况下,KDP图书的售价为2.99美元,作者的版税约为2美元。如果按出版业17.5%的版税计算,作者要得到2美元版税,电子图书的价格将上涨至11.43美元。我认为,2.99美元的电子图书销量将远高于11.43美元的电子图书。”

贝索斯指出,“这些创新性的大规模平台不是零和游戏,它们带来了多赢的局面,为开发者、企业、客户、作者和读者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以下为贝索斯致所有股东的信件:

致所有股东

发明的力量

“对我们来说,亚马逊网络服务的价值无可否认,我们可以在20秒内将服务器容量提升一倍。在我们这样一个面临高增长和开发者团队较小的环境下,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我们需要这样的信任,即我们能够为全世界音乐社区提供最有力的支持。五年前,我们或许已经宕机而且不知道何时恢复。现在,有了亚马逊的持续创新,我们可以提供最优秀的技术并持续发展。”这是音乐共享网站BandPage首席技术官克里斯托弗·托伦(Christopher Tholen)所说的一段话。他就亚马逊网络服务如何快速、可靠地扩大电脑容量并满足关键需求发表的这番讲话并非假想:BandPage现在帮助50万乐队和艺术家与数千万用户保持连接。

“因此,我从2011年4月开始在亚马逊上销售,到6月份时已经成为亚马逊最大的午餐盒销售商,我们每天的订单达50到75个。8月到9月是我们最忙的时候,因为学年开始了,我们每天会得到300个,有时甚至有500个订单。这真是太棒了。我利用亚马逊处理我的订单,这使我的生活变得容易。另外,当用户发现他们可以通过注册Prime会员获得免费送货时,午餐盒的销售开始疯狂增长。”说这段话的凯莉·莱斯特(Kelly Lester)是EasyLunchboxes的“妈妈企业家”,这是她自己成立的创新型易于打包、环保的午餐盒容器公司。

“我冒失地进去,却发现这里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我家里有一千多本书,我就想,‘我来尝试一下’。我卖出了一部分书,又不断扩大规模,我发现它如此有趣,并决定不再寻找其它的工作。我没有老板,只有自己的妻子,这就是全部。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我们共同为此努力。我们两人都会出去找书,这是一种效果很好的团队努力。我们每月售出大约700本书。我们每月向亚马逊送出800到900本书,亚马逊能够售出700本。如果没有亚马逊来处理送货和客服,我和妻子就会不得不每天背着数十本书奔波于邮局或其它地方。有了这样的服务,生活如此简单。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我喜欢它。毕竟,亚马逊为客户供货甚至送书。我的意思是,还有什么能比这更好?”鲍勃·弗兰克(Bob Frank)在经济危机中期失业后成立了RJF Books and More,他和妻子在菲尼克斯和明尼阿波利斯找书,他描述说,找书的过程就像“每天都在寻宝”。

“通过Kindle出版服务,我每月获得的版税超过了传统出版社给我的一年的版税。我已经不再担心能否付得起费用,但过去我经常这样担心,现在我已经可以存钱,甚至可以考虑休假,这是过去几年我都没有做到的事情。亚马逊使我真正开始起飞。过去,我被归为某个类别,无法撰写我想撰写的其它类别的书。现在我可以这样做,可以管理自己的职业,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亚马逊找到了合作伙伴,他们理解这个行业,改变了出版业的面貌,有利于作者,也有利于读者,将选择权交还到我们手中。”亚历山大(A. K. Alexander)是《父亲的家》(Daddy’s Home)一书的作者,这本书在3月份进入了Kindle畅销书前一百名。

“我不知道2010年3月,也就是我决定通过Kindle出版服务出版图书的第一个月,将成为我生活的定义时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就可以获得足够的点击率,并且可以辞掉工作全心全意地写作!这种通过Kindle出版图书带来的奖励绝不只是生活的改变,包括经济、个性、情感和创造力。全职写作之后,我可以与家人呆在家里,可以撰写我想写的任何内容,没有传统出版商营销委员会对我撰写的每一个细节都横加指责,这使我成为一个更强大的作者,更多产的作者,最重要的是一个更快乐的作者。亚马逊和Kindle出版服务在出版世界里缔造了创造力,使像我这样的作者实现自己的梦想,对此我终生感激。”布莱克·克劳奇(Blake Crouch),多部恐怖小说的作者,其中包括Kindle畅销书《Run》。

“亚马逊使像我这样的作者有了面对读者写作的机会,这改变了我的生活。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通过Kindle售出了将近25万本书,并怀揣着更大、更好的梦想。我的四本书进入了Kindle畅销书的前一百名。另外,代理商、国外销售人员,以及两位电影制作人都与我进行了联系,《洛杉矶时报》、《华尔街日报》和《PC杂志》都对我进行了报道,最近还接受了《今日美国》的采访。最主要的是,所有作家都有机会面对读者进行写作,而无需跨越那些艰难的障碍。作家有了更多的选择,读者同样如此。出版世界正在快速改变,我要享受这个过程中的每一分钟。”特雷莎·拉甘(Theresa Ragan)是《Abducted》等多部Kindle畅销书的作者。

“60岁之后,又赶上经济衰退,我和妻子发现收入非常有限。Kindle出版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梦想,这也是我们在经济上自我救赎的唯一机会。出版几个月之后,这项服务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使我这位年纪已老的非小说类作者就像一位畅销书小说家一样开启了全新的职业生涯。我想为亚马逊及其向独立作者推出的大量工具说太多的话。没有任何保留,我呼吁作者们抓住Kindle出版机遇。正如我快乐地发现的,没有一点下行风险,潜在无限。”罗伯特·比迪诺托(Robert Bidinotto),Kindle畅销书《Hunter: A Thriller》的作者。

“我借助Kindle出版技术打破了所有的传统守门人。你能否想象经过如此长时间、为争取每一个读者而进行艰难奋斗之后的这种感觉?现在,过去从未影响到的小说爱好者也开始阅读《Nobody》和我在Kindle商店里出版的另外两部2.99美元的小说。我一直希望撰写一小关于灰姑娘的书。现在我可以了。”克里斯顿·马佩斯(Creston Mapes),Kindle畅销书《Nobody》的作者。

发明有很多方式,也有不同的规模。最根本、最具变革性的发明通常能够推动其他人释放自己的创造力,追求自己的梦想。这正是亚马逊网络服务(AWS)、亚马逊物流(FBA)和Kindle出版业务(KDP)的宗旨。通过这些服务,我们正在创造强大的自助服务平台,允许数千人勇敢地试验,否则这些事物就会不可能或不切实际。这些创新性的大规模平台不是零和游戏,它们带来了多赢的局面,为开发者、企业、客户、作者和读者创造了巨大的价值。

AWS已经发展到了30种不同的服务,数千家大型和小型企业及个人开发者成为它的用户。作为AWS最早的服务之一,S3存储服务目前拥有9000亿个数据载体,每天新增超过10亿个。S3每秒钟可以处理超过50万次交易,最多的时候每秒钟要处理近100万次交易。所有AWS服务都是“按需付费”,这将资本支出从根本上改变为一种变量成本。AWS是自助式服务:你无需为签署协议而谈判,无需与销售人员交涉,只城阅读在线文本并开始启用。AWS服务具有弹性,它既可以扩大,也可以缩小。

2011年最后一个季度,FBA物流服务为卖家送出了数千万件商品。卖家使用FBA服务后,他们的商品就可以享受亚马逊Prime服务、Super Saver Shipping送货服务,以及亚马逊退货流程和客户服务。FBA是自助式服务,可以通过亚马逊卖家中心进行简单易用的库存管理控制。对于那些技术要求更高的用户,还可以使用一整套的API,这样你就可以使用我们的全球物流中心网络,就像使用一台巨大的计算机辅助设备一样。

我强调这些平台自助服务本质的目的在于,这一点不太明显:即便是好心的守护者也会放缓创新的步伐。当一个平台成为自助服务后,就算是不可能的想法也可以进行尝试,因为这里没有专门的守护者说“这不会成功”。很多这些不可能的想法却变成了现实,社会也因为这种多样化而受益。

KDP出版服务规模以惊人的速度扩大,超过一千位KDP作者每月书籍销量超过一千本,部分作者的图书销量达到数十万册,两人进入了“Kindle百万俱乐部”(Kindle Million Club)。对于作者来说,KDP是一个巨大的成功。与KDP合作的作者保留有自己的版权,保留有衍生作品的版权,能按自己的计划出版图书,通常情况下,图书完成写作后要等1年,或更多时间才能出版。KDP作者获得相当于销售额70%的版税,大出版商向作者支付的电子图书版税仅为17.5%(电子图书70%的销售额归出版商,出版商向作者支付20%的版税,70%X25%=17.5%)。KDP的版税结构对作者是完全透明的。通常情况下,KDP图书的售价为2.99美元,作者的版税约为2美元。如果按出版业17.5%的版税计算,作者要得到2美元版税,电子图书的价格将上涨至11.43美元。我认为,2.99美元的电子图书销量将远高于11.43美元的电子图书。

KDP对读者同样有益,因为他们可以获得更低的价格,同样重要的是,读者可以获得更加多样化的内容,因为那些遭到线下出版渠道拒绝的作者在这个市场抓住了机遇。你可以获得一个很好的窗口。将Kindle畅销书榜单与《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对比后发现,哪个更加多样化?Kindle榜单上有很多小型出版商和自己出版图书的作者,而《纽约时报》的榜单则被成功和知名作家垄断。

亚马逊正在向未来前进,根本性和变革性的发明可以为数万名作家、企业家和开发者创造价值。发明已经成为亚马逊的第二本质,在我看来亚马逊团队的发明步伐还在加快,我相信你们也会感到兴奋。我为整个团队感到自豪,并为领导这样一家公司而感到幸运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