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资讯中心 > 互联网 > 国内 > 中国机会更多 不少海外华人工程师选择归国

中国机会更多 不少海外华人工程师选择归国

发布时间:2018-01-11 16:18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几年前,王翌还在为美国梦而奋斗。他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在谷歌找到一份工作,在硅谷买了一套宽敞的公寓。

  但是,在2011年的一天,他让妻子坐在厨房桌边,告诉她,他想搬回中国。他厌倦了在搜索巨头公司担任产品经理的工作,心里有一种回家乡创办公司的冲动。尽管如此,劝说妻子放弃加利福尼亚而回上海,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刚刚发现她怀孕了,”37岁的王翌回忆说,当时他在公寓里来来回回走了几个小时。“在作出决定前的几个星期里,我们感到非常不安,但最后她还是来了。”

王翌王翌

  他的赌注获得了回报:他所创办的英语教学应用“英语流利说”大受欢迎,去年7月筹得1亿美元,使他进入越来越长的归国硅谷成功校友名单,未来将更加美好。从Facebook到Alphabet旗下的谷歌公司,硅谷巨头正在面临中国科技人才流失的局面,王翌的决定是这种趋势的一个缩影。

  美国培养的中国人才正在成为推动中国企业全球扩张的关键力量,也是中国努力主导人工智能、机器学习等下一代技术的中坚力量。中国大学毕业生以前觊觎海外名校、工作和外国国籍,现在,有很多人倾向于抓住回国工作的机会,因为在当今中国,风险资本充足,政府愿意为尖端研究提供财政奖励。

海外中国留学生归国人数海外中国留学生归国人数

  “越来越多的人才正在回归,因为中国在创新领域确实具有良好的发展势头,”史宾沙公司(Spencer Stuart)猎头及技术实践主管祁瑞峰(Ken Qi)说,“这仅仅是个开始。”

  对于长期在国外工作或学习后回国的人,人们称之为“海龟”(“海归”的谐音)。尽管就职于美国科技巨头能够带来无与伦比的地位,但现在,服务于本土企业——从互联网巨头腾讯控股公司到新闻巨头头条等后起之秀——也能让人艳羡不已。以前,百度公司在人们心目中只是一家中国搜索巨头,其他业务鲜为人知,自从前微软执行副总裁陆奇加入百度执掌人工智能(AI)部门后,他已成为近几年最引人注目的海归。

陆奇陆奇

  阿里巴巴集团的异军突起成为出国人员回归的催化剂。这家电子商务巨头于2014年在美国完成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推动了国内企业的规模和创新能力。阿里巴巴和腾讯现在已跻身全球最有价值的10家公司之列,与亚马逊和Facebook等公司并驾齐驱。中国的风险资本与美国同行展开竞争:在世界上五个最有价值的初创公司中,三个位于北京,而非加利福尼亚。

  2017年,由智库中国与全球化中心和招聘网站智联招聘联合发起了一次调查,1821人参与其中。结果显示,科技已经取代金融,成为令海外归国人员趋之若鹜的最大吸引力,在回国动机中所占的比例为15.5%,比2015年的民意调查数据上升了10%。

  并非所有人都选择放弃硅谷。领英(LinkedIn)2017年一份报告显示,在美国超过85万名人工智能工程师中,7.9%是中国人。其中当然包括许多与大陆没有牢固联系的华裔,或者对在那里工作感兴趣的人。然而在美国的AI领域,华裔工程师的数量多于中国同行,尽管前者只占美国人口的1.6%。

谷歌总部园区
谷歌总部园区

  然而,寻找海外回国人员为猎头行业带来了繁荣。在微信和Facebook的移民群组中,猎头和工程师互相讲段子、发动图。陆奇的招聘信息言简意赅:如果你已取得永久居留权,没有孩子或孩子准备上大学,不妨在网上发来简历。

  在过去的三年中,Jay Wu已经为中国公司挖来了100多名工程师。这位硅谷猎头公司Global Career Path合伙人尚未成为职业猎头之前,就在网上为学生开设了在线社区。眼下他住在旧金山,使用着十几个微信群来挖掘线索。

  “如果要密切关注圈内发生的事情,以及广播线下活动,微信是非常好的渠道,”他说。作为一名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毕业生,Jay Wu已经为阿里巴巴集团、京东以及携程举办过招聘活动。

  把库比蒂诺或是山景城的技术人员挖到北京并非易事。不过,这里的科技巨头拥有三大法宝:快速增长的工资、机遇,以及一种家的感觉。

  中国的网络空间正处于泡沫时期,互联网公司提供的薪酬往往会超过美国同行。据说有一家初创公司雇佣了一名人工智能工程师,在四年内,一共向他提供了价值3000万美元的现金和股票。

  对于不愿放弃美国舒适性的工程师来说,中国公司正在走向他们。阿里巴巴、腾讯、Uber的竞争对手滴滴出行和百度公司都在硅谷建设或扩建实验室。

阿里巴巴总部园区
阿里巴巴总部园区

  不过,归国后的职业机会更多。尽管中国的工程师在硅谷很多,但晋升的难度非常大,这一现象被称为“竹子天花板”效应(Bamboo Ceiling)。

  “越来越多在硅谷任职一段时间的中国技术人员最终会发现,对他们来说,加盟一家快速成长的中国公司是明智的选择,”风投公司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Hans Tung)说。“无论是在谷歌、LinkedIn、Uber还是Airbnb公司,都有一些中国技术人员正在考虑‘留下还是回去’的问题。”

亚裔占有约30%的专业岗位,但晋升高管和经理的人少很多
亚裔占有约30%的专业岗位,但晋升高管和经理的人少很多

  相对于职业前景而言,一些人单纯对中国私密数据的规模和空间实验的便利性更感兴趣。如今,腾讯旗下的微信无处不在,但它是由一支小团队在几个月内打造出来的,这已成为企业内部创造力的有力证据。现代计算需要大量数据的驱动,与西方人相比,中国公众不太关心信息分享情况。例如,初创企业商汤科技(SenseTime)与公安部门联手,可对面部、种族等所有信息进行跟踪。

  中国的7.51亿互联网用户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培养皿。对于那些渴望把理论变成现实的人来说,大笔资金和海量数据是无法抗拒的诱惑。

  2010年,徐万鸿在卡耐基梅隆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后加入Facebook,开发信息流。在一次偶然机会,他与到美国访问的中国初创公司UCAR技术团队结识,并通过网络进行交流。2015年,他进入该公司。如今,他供职于视频服务商快手公司,据说公司市值超过30亿美元,为了到北京上班,他每天往返20公里,和在Facebook的时候大不一样。

  “我不是为了拥有一幢大房子才去美国的。我去是为了解决一些有趣的问题,”他说。

  还有一些人际关系问题:技术人员都不否认的一个事实——横亘在上海和旧金山之间的,除了11小时的飞行距离,还有更大的文化鸿沟。

  在重庆土生土长的杨水世(Yang Shuishi,音译)在微软的雷德蒙德园区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工作,成为了一名软件工程师。但人口稀少的美国郊区并不适合单身汉,尽管在谷歌和Facebook工作多年,但无聊至极的生活让他最终选择了回国。

  “你只是那台庞大机器当中一个无足轻重的钝齿,永远也看不到光明的未来。我的朋友纷纷回国,他们看好中国的经济和庞大的社交趋势,”他说,“哪怕我因为空气污染减寿十年,回到中国也好过留在美国。”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