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资讯中心 > 互联网 > 国内 > 与其说李昕泽在创业,不如说是00后的成长故事

与其说李昕泽在创业,不如说是00后的成长故事

发布时间:2017-09-05 15:52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电脑店讯:近日,因为雷军的两条微博,让一个名叫李昕泽的00后CEO突然走红。雷军转发的原因,应当是满脸稚气的李昕泽小朋友把三四十岁的企业家称为老一辈企业家,这让即将奔5的他顿时感慨不已。

  看到满脸稚气却又装着非常成熟稳重的李昕泽小朋友,说出“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不了解互联网”这句话,我不禁心头一乐,果然是天生少年啥都敢说。

  随后我在天眼查上搜索了一下他担任CEO的企业——洛阳崇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崇才科技)。法人叫肖蓓,注册资金50万元,成立于2015年。连续两年的年报中,除了2016年年报数据中企业人数显示50人外,没能读出任何有实际运营的数据,比如营收、利润等。只是貌似出资股东从李继红变成了李昕泽本人,但法人仍然是肖蓓。据此推测,很可能这三个人是父母和儿子吉祥三宝的关系。后来我找到澎湃的一篇新闻,证实了这一点。

  00后CEO,和他与众不同的“创业”传说

  有意思的是,这个主营业务为网站开发、APP、游戏模组甚至是电脑系统的公司,却没有自己的网站。之前有报道说其官网简陋只有一页,但我从其官微链接进入时却发现已经无法正常打开,并提醒存在重要安全隐患,冒险继续后显示“该域名正在sedo.cn出售”的信息。要不是没有续费域名到期,要不就是被别人黑了,反正我打不开他们的http://www.chongcai.win/链接,只能说他们现在没有自己的网站。

  不过,崇才科技对于自己公司的宣传却十分在意和重视。不仅在微博上开通了企业官微和个人认证,还在今日头条、搜狐、网易、创头条、创联快讯等一些自媒体平台开通了自己的企业账号,比如头条号上的崇才陌讯,搜狐号上的崇才科技。账号之多,以至于要委任一位高管来全面负责自媒体的运营,请参见文章《崇才科技:张泽昊任新闻总监,掌舵五十万用户自媒体平台》。这大概就是李昕泽认为三四十岁前辈企业家不懂互联网的理由吧。

  崇才科技自媒体介绍的内容,多是CEO李昕泽参加XX活动,或发布XX重要讲话,等等之类。嗯哼,你没看错我也没写错,确实如此的怪诞好玩。

  比如,头条号“崇才陌讯”的风格就是这样子的:

  搜狐号“崇才科技”上的风格更加严肃隆重一些: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这是一家00后科技公司的企业账号,这满满的新闻联播风格我还以为这是哪个地方领导或国企负责人的专题介绍呢。

  而在组织构架上,崇才科技也是不断求大求全,各种部门林立,职务繁多。除了CEO,公司还设有创始人、联合创始人、总裁、副总裁、常务副总裁等职位。仅是副总裁,崇才科技就至少换了10任,并且已经走向了性别平等,有了首位女生副总裁。

  不光有机构分支,而且还有令人哭笑不得的行政级别。比如在他们发布了《崇才发布崇麦综合导航规划 交通部研学活动结束》的文章,话说只看标题我还以为交通部邀请他们参加什么重要活动了呢。其中就提到“崇才科技交通部作为崇才科技副司级分部之一”,这还只是副司级,啧啧。我很好奇他们的省部级、国家级机构会是些什么呢?

  他们一方面大力鼓吹地自己取得如何如何的伟大业绩,同时也为自己的课程表下载量突破了200而欢心鼓舞。实际上,崇才科技并没实现什么营收,据报道真正的收入还是来自2015年初李昕泽通过他大伯的关系拿到洛阳旅游杂志社的一个开发APP订单。产品App开发了,但最终并没有透露是否应用,不过不妨碍通过这次合作中,李昕泽拿到将近两万元钱。

  事实上,经营并不顺利的处境,在李昕泽接受采访时也有所表露。在接受采访中当听到主持人问他公司赚钱了没有时, 李昕泽不由叹了口气,老老实实地回答:嗯,不能说是赚钱,只能说是有资金。

  由于业务发展不佳,所以李昕泽自己和员工都没有工资。他自己创业当然没问题,但其他员工则不那么认为,不少人就因为没钱浪费时间而退出。常常由于缺乏动力,很多任务安排下去无法按时完成,甚至不去做,也让李昕泽有些头痛。

  不过李昕泽坚持认为: “有钱的老板跟你谈待遇,没钱的老板跟你谈理想,我这方面就是谈理想。2015年的时候,我有一个承诺,要把崇才带到和阿里巴巴一样,有媒体采访、有融资、在各个行业峰会上都有亮相的公司。”

  了解到这里,我觉得基本上可认定这是一个对成人世界种种虚荣充满极大向往的孩子,他野心勃勃,但独独缺少对产品和用户服务的追求,以及对创业和商业本质的基本理解。哪怕他引用了一句充满了正能量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送给他的员工作为勉励。

  创业虽不复杂,但也没有想象中简单

  创业本来就是低成功概率的事情,并不是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就可以勇往直前。新生企业第二年的留存率可能只有10%。除了资金、人才等必备资源,创业还需要领导人在个人阅历、经验、心理素质、管理能力上拥有一定的能力。

  年轻人创业,恰恰在这些方面都是薄弱点。这使得他们创业的成功概率更低得多。之前90后创业明星中,大多数都如流星般升起,又如流星般划落。一个个神话一样的传奇创业故事,在商业市场的残酷现实面前最终都不堪一击。

  如今的市场环境,比起当年柳传志卖球鞋讨生活来说,已经好了太多。有专业风投,有政府扶持政策,有创业孵化器,有完善的专业服务商。只要点子好、干劲足,创业者从市场找人找钱都不是大问题。创业如今确实不是复杂的事情,甚至是像叫外卖一样方便。

  但创业也没有想象中简单。开个公司容易,搭建起一个团队也不是很难,但如何在市场竞争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开发出能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建立起商业模式和赢利模式却绝非易事。这不仅仅关乎于企业策略,更决定于团队的执行力和管理水平。当一个缺乏自控能力的年轻人执掌企业管理大权时,往往在关键时刻做出不理性的冲动决策,导致企业陷入危机不可自拨,甚至因此关门大吉。

  之前17岁的神器百货CEO王凯歆为了解决资金运转问题,竟然不可思议地裁掉了零售企业赖以生存的供应链部门。而宅代洗CEO郭超宇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沾沾自喜地自爆曾为了提高业务成单量,剪断大学生宿舍楼自助洗衣机电源线,使得个人和企业形象瞬间崩塌。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佳文,更是“口出狂言”代表,最大的假话就是在节目吹牛“要拿1亿元给员工分红”。“90后创业者”尹桑宣布公司解散,却引来了他的员工却在知乎上开撕其隐藏资金却不给补偿地非法裁员。

  与90后创业者明星相比,李昕泽的崇才科技显得非常假大空。尽管90后创业者明星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至少他们都有明确的创业方向和拳头产品,是认真或半认真地在创业。其中像超级课程表、宅代洗、神奇百货等一度做得有声有色。

  而崇才科技呢,他们给自己的定位是:崇才科技是一个盈利性的,以公益平衡事业为最终目的的资本运作化科技公司。反正我是没看太懂这句话的含义,只看到了一个关键词——资本化运作。于是乎,产品就显得不再重要了吗?尽管业务范围非常广泛,但崇才科技至少没有一个拳头产品问世。他们推出的电脑桌面、App、浏览器等产品界面简陋、存在大量BUG,我们可以用爱因斯坦的小板凳(尽管这也是一个虚构故事)来理解并不可笑,但几乎每个产品都与代码涉嫌侵权沾边,却不是什么好事。

  与其说是创业,不如说是特殊的成长故事

  有人说,李昕泽可能被后面的操盘手利用了,也有人认为是猎奇的媒体炒作把他变成了一个网红。本着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我们最好还是假定这一切都是一个野心少年的自发行为。当然不可否认,这一切都是基于利益和名声的出发点,无论是他本人还是受到其他人的鼓动。

  从马佳佳、余佳文、王凯歆到李昕泽,从95后到00后,我国年轻人创业者为何都如此浮躁和功利?本来应该应当是充满童真和乐趣的年龄,李昕泽们的行为却富含了太多成人社会的急功近利和等级制度。在成人看来李昕泽身上种种的可笑之处,其实是我们这个社会或美好或丑陋的事物在他们身上的投影。如果要追究责任的话,我觉得社会的丑陋才是真正的根源,早早地把白纸般的未成年人们染得不忍直视。

  唯一欣慰的是,能让一堆00后孩子出来这么折腾,显示我们这个社会比以往更有宽容性。但看到国外的同龄创业者取得的成就时,还是难免要感叹良多。同样是17岁,Ben Pasternak和18岁的Isaiah Turner共同开发出了00后视频社交应用Monkey,上线5周其用户量就达到20万,如今早就突破了数百万。而今年成功上市的SnapChat,其创始人Evan Spiegel当年也不过是18岁。李昕泽和Evan Spiege们的差距,或许就是中国在社会和商业环境上落后于美国的间接体现。

  至于李昕泽说三四十岁的企业不懂互联网,这话准确与否并不重要了。谁还没有个年少张狂的时候呢?作为年纪仅17岁的李昕泽来说,他说过什么大话都可以被原谅,大可一笑了之,毕竟他还是一个孩子。

  因此,我个人的看法是:对李昕泽不必过多关注,也没必要捧杀叫好,更无需站在道德高度去批评他们。与其说崇才科技是他的创业,不如说是这群00后特殊一些的成长故事。有人说李昕泽他们其实就是一个学生网络社团,这个描述比创业公司更加准确。早晚有一天,无论是个人还是商业经营上,他们会慢慢成长、变得成熟,只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