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资讯中心 > 互联网 > 国内 > 伪造马化腾签名 在淘宝收保护费 揭秘流氓的恶意投诉

伪造马化腾签名 在淘宝收保护费 揭秘流氓的恶意投诉

发布时间:2017-02-08 09:43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2月7日,阿里巴巴发文表示首次封杀“知产流氓”,向恶意投诉黑色产业宣战,对利用虚假投诉骚扰、勒索淘宝商家的恶意知识产权代理公司发布封杀令。

  “假货”和“侵权”是身为淘宝买家的我们最为痛恨的,也是阿里巴巴最为头疼的问题。因此,阿里每年都投入上亿元进行打假整治。但是有人却在“投诉”和“举报”中觅得商机,建立了一条黑色的虚假投诉产业链。

  根据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统计,2016年阿里巴巴平台总计发现有恶意投诉行为的权利人账户5862个,近103万商家和超600万条商品链接遭受恶意投诉,造成卖家损失达1.07亿元。包括NIKE等品牌权利方被恶意抢注,甚至“微信”商标证明和马化腾签名都被伪造,以达到李鬼投诉李逵式的骚扰勒索。

  互联网时代的“保护费” 

  这种行为,可以被看做是互联网时代的“保护费”。阿里将其称做“知产流氓”,他们的招数就是勒索知识产权“侵权费”,有些人专挑双十一、圣诞节等节假日期间发送恶意侵权通知。

  “知产流氓”与正常的知识产权维权不同。合法的知识产权维权,是某一知识产权的合法持有者,对非法使用自己品牌、商标、设计等知识产权的个人或公司进行正当合理的投诉,以保护自己的合法利益。

  而一些职业的“知产流氓”,没有实体的买卖或企业,只有一个空壳公司。通过抢注商标、伪造凭证、故意虚假陈述等手段,先“占领”对某一品牌、设计、商标等的知识产权,进而对淘宝卖家进行品牌投诉,达到其“敲竹杠”的目的。为了不下架产品、不关店,不少商家就只能无奈交钱,息事宁人。

  买家或许感触不深,但淘宝卖家早已苦不堪言。正所谓无利不起早,我们来看几个案例:

  2015年10月,商家王某所卖的一款很火的“刀锋”鞋款遭到恶意投诉被迫下架。“当时这款鞋的销量很火,每天都能卖100多单。因为这款鞋底镂空较多,因此都叫他‘刀锋’鞋。当时觉得‘刀锋’只是一个描述,也没听说有厂商为这个词注册品牌。但后来突然因为‘刀锋’遭到了投诉。”

  在王某与平台方就投诉的情况进行沟通时,这个福建的品牌方通过QQ突然联系上他。在沟通中,这个自称姓张的品牌方声称得给他9000元,才能被授权使用“刀锋”这个词。因为大促销临近,经过几次砍价,商家王某将授权的价格降低到了4000元。“钱打过去了,他们那边也撤销投诉,但说好给的授权书则一直也没有。”虽然撤销了“投诉”,但因为前后折腾了一个多星期,使得王先生错过了销售的最佳时间,前后损失了将近20万元。

  2016年5月,梁某某兄弟假冒厂家注册域名,建立虚假“官网”,以淘宝商家盗用其“官网”图片为由发起投诉进行敲诈。警方统计,两个月内,16省47市98名商家被敲诈1000元至30000元不等的“授权费”。梁某某兄弟的做法,就是抢在正当厂家之前,先注册假“官网”,然后投诉正当商家盗用其“官网”图片,截至警方破案,梁氏兄弟敲诈勒索的数额已超过100万元。

  2015年底至2016年中,陈某某抢注NIKE品牌的“Y”图形,然后就对NIKE旗舰店等官方或者官方授权店铺的双肩背包产品发起恶意投诉,说他们商标侵权。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小小的“Y”图标,前前后后共有上百商家的超过两千个商品链接被删除。当然,陈某某的把戏也被识破了,最终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查证陈某某与耐克官方无任何关系,他对上百商家的投诉,就是为了向商家诈取保护费。

带有马化腾签名以及腾讯公章的投诉委托证明带有马化腾签名以及腾讯公章的投诉委托证明

  带有马化腾签名以及腾讯公章的投诉委托证明

  2016年初,深圳市某知识产权代理公司伪造了“微信”商标注册证,并用带有马化腾签字以及腾讯公章的投诉委托证明,以商家使用带有“微信”一词的商品名称侵权为由,大肆对商家进行“恶意投诉”。一个月时间内使数十个商家上百个商品链接被删除。在大数据筛查预警后,经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与腾讯公司确认,腾讯最终报警追究其责任。

  一般来说,这些职业的恶意投诉品牌会选择节日大促销这样的时间点,发起密集的投诉。对于平台促销,大部分商家在前期已有很大的投入,所以面对突然而至的此类恶意投诉,即使明知是敲诈,不少商家也不得不选择在这个时候妥协,私下给所谓的“权利人”一定的金额——一般都是从几百到数千不等,让其撤销投诉。

   “出头鸟”网卫遭封杀 

  对于这种勒索知识产权“侵权费”的行为,阿里巴巴果断出手,针对“知产流氓”开出了第一道封杀令。

  杭州网卫科技有限公司(后简称“网卫”)因屡屡对商家进行虚假投诉,成为首个遭封杀对象。“网卫”投诉过阿里巴巴数千卖家,涉及女装、运动鞋、化妆品、家用电器等上百品牌,已成为一些经销商合谋打击对手的黑色工具。阿里巴巴决定在全平台停止受理“网卫”代理发起的任何知产投诉,也公开呼吁品牌权利人与该公司终止合作。

  针对“网卫”的恶行,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叶智飞表示:正在考虑诉诸法律途径维护平台及商家权益。中国青年政治学院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认为,当恶意投诉达到相当危害程度时,应该追究投诉人的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

  阿里巴巴对“杭州网卫”的注意源于2016年7月的一起投诉。“网卫”指认一家女装淘宝卖家盗用国内某品牌图片。由于“网卫”有品牌正式授权,依照国内外通行的“通知-删除”规则,打假小二们第一时间对相关商家和商品进行了处理。

  遭到处罚的商家事后却陆续拿出证据申诉,证明店铺图片是原创拍摄。经过反复调查核实,平台决定撤销处罚。但反复下架上架、删除恢复,更将此前积累的评价和销售记录一扫而空,给商家声誉带来严重损害。

  此后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连续收到多起商家申诉,矛头都指向“网卫”。通过回滚大数据,打假小二发现“网卫”投诉过平台数千卖家。2015年以来,“网卫”投诉遭卖家申诉后,“主动撤销投诉率即超过60%,远超正常值。

  进一步数据分析显示,“网卫”还对多家运动品牌商家发起假货投诉,最终被查证是在一些经销商的操纵下,利用投诉机制打击利益联盟外商家。当时众多被投诉的商家还找到“网卫”负责人袁某,在私下付费后,他表示可以将“假货投诉”改为“盗图投诉”。“网卫”事实上已成为一些经销商合谋打击对手的黑色工具,更趁机勒索商家。

  打击“虚假投诉”路险且阻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披露,目前恶意投诉总量已占到知识产权保护投诉总量的24%。绝大部分恶意投诉,来源于类似“网卫”的各类“知产流氓”公司。

  恶意投诉在2015年影响平台商品量即增加150%超过200万条,2016年则猛增至600万条。而绝大部分恶意代理公司投诉成立率不足10%。

  对于阿里巴巴此次的封杀行为,淘宝卖家纷纷出来点赞。

大小淘宝、天猫商家纷纷给阿里巴巴封杀“知产流氓”点赞大小淘宝、天猫商家纷纷给阿里巴巴封杀“知产流氓”点赞


  只是没想到,互联网时代的保护费换了种形式风云再起,要肃清“虚假投诉”这个畸形产业链,电商体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其实在前几年,“知产流氓”尚未普及之时,就有“恶意差评”令卖家饱受困扰。“不出10天,我们能让一家经营一年的网店倒闭,当然也能让一家饱受差评的商家看上去很美。”这是四年前,一位差评师“骄傲”的言论。但阿里很快便展开了对恶意差评的清理,当时,平均每周有15万条差评被鉴定为恶意差评,而被认定为职业差评师的ID累计接近500万。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