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资讯中心 > 互联网 > 国内 > 阿里反腐的暴风:淘小二

阿里反腐的暴风:淘小二

发布时间:2012-07-18 07:59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淘宝聚划算公司去年刚迁入的新址
淘宝聚划算公司去年刚迁入的新址  

 

  电脑店讯   一个成立不到三年的新部门何以成为阿里巴巴(微博)反腐风暴的中心———

  淘宝聚划算作为淘宝旗下的团购平台,近期因腐败风波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随着原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被刑拘,阿里巴巴集团反腐呈上首份答卷。

  其实,从今年3月聚划算小二(阿里巴巴员工通称“小二”)朝宗和圆真被刑拘起,阿里巴巴内部的反腐问题就一直为外界所关注。在网络团购领域中占据的垄断 地位,使得聚划算的普通小二也成为了某种“特权阶层”,这格外激起了围观者的好奇心,尤其是对淘宝小二这个群体。由于聚划算上线后市场反应强烈,在很多商 家眼中,只要能在聚划算排上团购,就意味着超高利润,而“传说”中的淘宝小二就掌握着团购排期的权力。

  这些为商家和用户服务的,被称作“小二”的群体,到底有着怎样的生活和工作状态?在部分媒体此前的报道中,淘宝小二曾被称作商家眼中的“神”:掌握着商家的生杀大权、出入有商家的豪车接送、数万元一场的饭局、盘踞杭州的高档娱乐场所……

  然而,事实真如此吗?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聚划算内部腐败现象的出现?近日记者来到杭州,采访了多位阿里巴巴员工,包括身处反腐风暴中心的聚划算小二,以及淘宝商家们,试图探究聚划算腐败案发生的根源。

  西湖国际23层

  在杭州市西湖区北部,阿里巴巴集团总部及各个子公司分布在文二路附近的几座写字楼里。这片区域,到了下班或午休时间,随处可以看见佩戴橙色工牌的年轻人,他们都是阿里巴巴的员工。

  和这座城市的大部分80后上班族一样,阿里巴巴的“小二”们中午吃饭会到周边小饭馆AA制,加班后也会去路边的烤串摊消夜,稍加留意他们的谈话内容,会 发现多是关于互联网、电子商务、创业之类的话题,如果不考虑杭州7月闷热的天气,这里的环境和氛围与北京的中关村非常像。

  阿里巴巴集团总部就在西湖国际科技大厦,聚划算在去年11月搬到这座大厦的23层。初看上去,聚划算内部和其他互联网公司并无明显区别,令人印象较深的是很惹眼的橙色座椅,以及每个工位上都摆放的绿植。

  “慧空3月份离职以后,团队基本上没有大的调整。”聚划算小二慈慧面色平静地告诉记者。

  从表面来看,很难想象这片办公区在过去半年多时间里,发生了怎样的故事。

  运营商的“内线”

  据郑武透露,小二收回扣的事情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只有少数关系非常近的商家才知道。2011年6月以后,聚划算团队大量新人加入,以及TP运营商不断出现,“回扣”才逐渐被更多的商家知晓。

  TP运营商,指的是帮助传统企业将线下业务搬到线上来经营的服务商,简言之就是电子商务代运营商。聚划算火了以后,TP运营商开始代理聚划算在当地的招商,“他们个个都对商家声称在总部有内线,只要给钱就能上聚划算”。

  杭州本地的女装商家吕明告诉记者,2011年最后两个月,她每隔几天都会在网上遭遇毛遂自荐的各种中介,说可以帮她代理运作聚划算或其他淘宝促销业务,事成后收费。

  对于商家来说,这些中介真假难辨,加上不少商家报名后,久久等不到参加聚划算的机会,这使得他们相信,真的有商家在聚划算有“内线”。于是,大量投诉邮件发到阿里巴巴相关部门,聚划算的腐败问题逐渐引起高层的注意。

  谁的机会?

  故事的源头在哪里?小二还是商家?

  来自浙江温州的郑武是最早关注聚划算平台的一批淘宝商家,一开始大家并没有多看好这个平台,直到聚划算每天流量达到百万级,精明的商家们意识到,机会来了。

  当时,一部分浙江商家因为有地缘优势,很快就通过各种途径建立起与小二的联系,最开始只是吃吃饭,送点小礼物,了解一下参加活动的规则。“谁也说不清楚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商家圈子里开始流传,可以给小二一些回扣,参加聚划算会更快,” 郑武说,一开始商家只是给小二送些购物卡之类的,金额千元左右,后来逐渐改成送现金。

  对于淘宝上的商家来说,流量就是商机,试想一个每天有50000人光顾的店铺和一个每天只有500人光顾的店铺,生意能一样吗?

  对于商家报名参加聚划算,聚划算有着内部的审核流水线,但一个很现实的矛盾是,即便严格按照规则审核,符合要求的商家数量仍远远高于最终能够上团购的数量。“这个时候让谁上不让谁上,已经没有规则可供执行,只能让小二人工排期,这就产生了可操作空间。”

  “不就是插个队嘛”

  2011年上半年,凭借聚划算的巨大流量,商家只要产品性价比过得去,卖个4000、5000件很轻松。这样计算下来,即使每件产品赚10元钱,那也是好得不得了的生意。

  “那时商家很讲规矩的,就算是托了内部关系,也会认真准备产品、定价,按照流程来走,只是在最后人工排期时,让小二照顾一下。”

  商家所指的“照顾一下”,当时主要是指在小二在安排商家上团购的日期时,优先选择自己,“不就是插个队嘛,我又不卖假货,也符合参加活动的标准。”

  郑武承认,自己也曾经找过内部小二帮自己安排,至于花了多少钱他却不肯透露,仅表示“说出来你会不信的,没有外面传的那么高。”

  商家通过聚划算销售产品赚钱,消费者通过聚划算买到便宜产品,有的小二拿了点回扣,这在郑武看来没什么不对的,“小二工作也蛮辛苦的,就挣那么点钱,连个房子的首付都交不起,”郑武说。

  大部分商家对于“回扣”并不知情,在淘宝上卖当地特产的河南商家高坡告诉记者,他的店去年参加了2次聚划算,没有给小二任何回扣,“可能有些新店急于提高销售量,会为了参加聚划算花点钱吧,但在我接触到的商家圈子里,没有这样做的。”

  没有不透风的墙

  2011年12月底,一些消息灵通的浙江本地商家就在圈子里传,阿里巴巴高层决定调查聚划算。郑武告诉记者,今年元旦过后不久,阿里巴巴廉正部就动手了,“有一次突击检查,把很多聚划算小二的电脑收走了。”

  3月底,两位聚划算小二孔北闯(朝宗)和柴森(圆真)被杭州警方刑拘,几个月后又顺藤摸瓜,牵出了聚划算总经理阎利珉(慧空),无论是聚划算内部,还是电商圈都一片哗然,“去年10月份我和小北(朝宗)聊天时,就劝他辞职走人,但他不听,总说不会查到什么的。”

  聚划算小二慈慧告诉记者,朝宗和圆真在平时都属于业绩挺好、头脑灵活的那类小二,或者正因为他们自恃聪明,才会去想到钻规则的漏洞,“但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沾上了腐败,总归有一天是要被挖出来的,”慈慧说。

  截至目前为止,杭州警方对上述几人的调查仍在进行中。

  “朝宗”和“小北”

  朝宗,这是在阿里巴巴反腐败中,被提到最多的名字之一。外界最早知道他是去年12月30日,在阿里巴巴发的一份公告里。公告称,“聚划算商品团小二朝宗在工作期间,明知违反聚划算活动规则,仍利用公司赋予的工作职权,安排包括其关联人士在内的多家店铺频繁参加聚划算活动,并由此获取不正当利益。”

  朝宗获取了多少不正当利益?据浙江《钱江晚报》报道,杭州警方经过近3个月的调查,发现今年3月抓获的四五名聚划算员工(包括朝宗在内)涉及不当得利200多万元。

  朝宗的本名带有一个“北”字,熟识的淘宝商家都叫他小北,那么生活中的小北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北1989年在甘肃兰州出生,后随家人迁徙到浙江温州,2010年从浙江大学毕业,学的是市场营销专业。大学期间他会去日式餐厅兼职打工;参加工作后,看着杭州的楼盘广告,他也会在微博上抱怨一句:“压力大呀!”

  当看到街上老人跌倒,路人无人敢上前搀扶的新闻时,小北的朋友认为只有通过立法来确认讹人坐牢、救人表彰才能解决问题,对此他的评论是:“那是不是以后的社会没有道德底线,只有立法?”

  认为道德底线更重要的小北却没能守住自己的底线。据郑武透露,小北开始并不敢主动要回扣,但是“拿了几次以后胆子就大了,后来就会向商家暗示需要回扣才帮忙。”

  小北的最后一条微博发于去年12月31日,也就是阿里巴巴公告的第二天,这天之前的微博全部清空。

  他写道:“关于我的传闻,不是外界想象的那样,感谢淘宝网(微博)对我的培养,感谢我的同事,很多事情都是表面的!”

  从这段凌乱的话语中,很难看出小北是在为自己辩白,还是暗示其中另有隐情。不过,这一切在警方的调查下,终将会有定论。

  按照相关司法解释,索取或者收受贿赂10万元以上,属于数额巨大。这意味着,如果警方最终确认小北的受贿金额达到六位数,等待他的很可能是五年以上的铁窗生涯,这对于一个刚20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极其惨重的代价。

  阿里巴巴反思:价值观的作用

  阿里巴巴的最高管理层中,邵晓峰是最熟悉聚划算的,2011年10月聚划算分拆独立后,总经理阎利珉的汇报对象便是邵晓峰。

  在邵晓峰看来,腐败之所以出现,其根源在于阿里巴巴的员工培训体系、价值观与文化融合没能完全跟上人员扩张的速度,“出问题的小二,大多是新近招进来的年轻员工,他们的价值观也给原有的体系形成了挑战。”

  记者了解到,阿里巴巴新入职员工要接受名为“百年”的一系列培训,时间一周左右,内容包括公司规章制度以及核心价值观,平时各子公司也会以部门为单位, 开展团队建设活动。但现实情况是,新员工大多是85后甚至90后,阿里巴巴高管群体以70后为主,几乎是两代人。要把阿里巴巴在创业过程中坚持的价值观, 传递给这些85后,且让他们从心底里认同,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邵晓峰认为,观察阿里巴巴近几年的诸多变化,其根源并不是价值观失灵了,而是价值观不够。

  今年6月,邵晓峰被马云(微博)任命为阿里巴巴首席风险官,外界都将关注点放在了反腐上,其实他的几项主要职责中,还包括价值观的树立。至于反腐,他认为这不是一场运动式的作业,而是持续的、有体制保障的系统性措施。

  商家眼中的反腐

  商家对于阿里巴巴反腐的态度很复杂,据记者对多位商家的询问,大体可以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骑墙派,一方面他们希望阿里巴巴打击腐败,让有些失控的地方重新建立起规则;但另一方面又不愿意看到打击得太狠,让潜规则没有了空间,这类商家以江浙沪一带的商家居多。

  另一类是旁观态度,以外省市的,有实力的商家为主,他们对反腐持赞成态度,但这事对于他们并没太多切身利益。

  第三类商家对于反腐呼声最高,主要是中小规模的淘宝店商家们。然而,反腐只是小商家们近年对淘宝不满的表现之一,他们抱怨更多的是,淘宝已经越来越不像 马云当初描绘的那个“穷人的世界”,因为参加聚划算的机会采取竞价拍卖机制,一些紧俏品类的成交价就十多万元,对于小商家们同样难以承受。

  去年聚划算曾经推出过“我想团”业务,由消费者投票决定哪些产品可以参加聚划算。这项以保证公平为初衷的业务推出没多久,“专业”的刷票机构就在网上大量出现,导致“我想团”在今年4月底下线。

  邵晓峰坦陈,淘宝的资源有限,而聚划算则更甚,带给商家的利益更大。如果依旧使用免费的方式派发,可能永远都会得到未得利益者的质疑。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