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资讯中心 > IT业界 > 国内 > 乐视致新被指拖欠部分员工薪水:强制转签乐视移动

乐视致新被指拖欠部分员工薪水:强制转签乐视移动

发布时间:2017-07-24 11:16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乐视员工在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机构填表或等待仲裁。

乐视员工在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机构填表或等待仲裁。本文来自新京报

  在乐视致新从事手机业务的员工最近被要求转签乐视移动;乐视网总经理梁军称,系历史遗留问题

  宣称要对员工、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的贾跃亭已远赴美国半个多月。在此期间,乐视手机供应商讨债继续,员工欠薪风波爆发,乐视被质疑为庞氏骗局,乐视网也终于“改姓孙”。

  而“跑路”成了一些利益相关方最担心的事,“已经去职乐视网董事长的老贾会回来吗?”成了被欠薪乐视员工或前员工最关心的话题。

  7月21日晚,乐视控股方面表示,贾总回国时间会根据他在美国汽车相关业务推进情况而定,具体时间暂时不方便透露。

  新京报记者发现,此前一直宣称受波及较小的上市公司乐视网旗下公司也被卷入了欠薪风波。

  记者发现,对外宣称未进入上市体系的乐视手机业务和上市体系乐视网并未严格切割,乐视网参股的乐视致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有员工也从事手机业务,而在手机资金链出现问题后,这部分员工薪资发放亦被殃及。

  在乐视员工组建的超过400人的讨薪群中,李欣(化名)2015年时与乐视致新电子商务签订合同,入职乐视致新,不过她一直在做手机业务,工资也由乐视致新发,这已经持续了两年多,但最近手机供应链的问题让他们成了致新内被欠薪的人。

  乐视致新的员工为何也会有人做手机?

  乐视网总经理梁军7月18日独家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系“历史遗留问题,这个以后我会统一给媒体说明,现在确实不太方便,抱歉”。而对今后乐视致新里还会否有从事手机等非上市业务的员工?梁军回应称,“逐步要全部清理”。

  申请仲裁员工来自乐视多个子公司

  7月6日,贾跃亭在微博上宣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不过,“尽责到底”的承诺并没有避免发薪日的爽约。

  每月10日是乐视的发薪日,但当日很多乐视员工并未收到薪水。乐视控股当时对此回应称,由于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面临资金紧张的困境,公司决定将7月份工资推迟一个月至8月10日发放。

  7月12日,还没收到薪水的员工开始组建讨薪维权群。这样一个自发组织的400多人的讨薪群里,有的是乐视在职员工,更多的是已经从乐视离职的员工。

  欠薪,对他们来说,是意外的遭遇。更让很多员工意外的是,在劳动仲裁表格中,贾跃亭名字不见踪影。有的员工问“吴孟是谁,为什么不是贾跃亭了”。

  事实上,贾跃亭6月13日已经悄然辞去了乐视控股的法定代表人,由吴孟接替。7月6日贾跃亭宣布辞去乐视网董事长在内一切乐视网职务,不过依然是第一大股东。

  社交媒体上也弥漫着关于贾跃亭到底是梦想家还是骗子的争论。而在讨薪群里,员工最关心的还是贾跃亭何时才会把属于他们的工资和补贴还给他们。

  “今天还有去仲裁的吗?”,这样的约伴在讨薪群里不断发出。

  据记者统计,申请仲裁的乐视员工涉及乐视控股、乐视移动、乐视致新、乐视商城等多个部门,包括天津、江苏等地的分公司。

  致新部分员工从事手机业务

  李欣(化名)2015年时入职乐视致新,劳务合同也是和乐视致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签的,不过她一直在做手机业务。她在乐视致新做手机业务的状态持续了两年多,最近手机供应链的问题让他们成了致新内被欠薪的人。

  另一位乐视致新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员工也向记者证实了欠薪一事,他还表示,奖金已半年没发了。

  外界普遍熟知的情况是乐视致新做电视,乐视移动做手机。而据乐视网财报披露,乐视手机、电视等智能终端产品的整体研发均在乐视致新。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实际上乐视致新一部分人在做手机业务,一部分在做电视业务。这样混搭的状态一直持续着,直到最近乐视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一再升级,李欣等在乐视致新做手机业务的员工被人力要求转签移动的合同。之前,这批在乐视致新做手机业务的员工工资由乐视致新发放,4月份开始由乐视移动发放。

  “最近手机资金链断了,人力才要求我们转签移动的合同。大部分人都不同意转签,所以目前手机已经没有多少人了”,李欣告诉新京报,“员工基本都没转签”。

  “目前的情况是,乐视致新没有给我们做手机业务的员工发工资以及裁员补偿。”

  据了解,李欣做手机供应链管理,她所在的手机项目管理部之前有三四十人,现在除了还在哺乳期的员工之外,几乎不剩几个人了。

  据李欣介绍,乐视致新内部就是一部分在做手机,一部分做电视的工作。最鼎盛的时候手机比电视的人多,因为手机更复杂。

  乐视致新的员工为何也会有人做手机?

  乐视网总经理梁军独家回应新京报记者称,“历史遗留问题,这个以后我会统一给媒体说明,现在确实不太方便,抱歉”。而对今后乐视致新里还会有从事手机等非上市业务的员工吗?梁军回应称,“逐步要全部清理”。

  那对手机的债务问题做何考虑?

  梁军称,“抱歉,我不负责手机业务,乐视手机公司他们在积极解决中”。

  乐视移动前员工:原本盼着注入乐视网

  一位在乐视移动的项目经理张腾(化名)说,据他观察,去年七八月份的时候就开始有供应商催债了。“楼道里经常看到供应商和供应链负责人谈话。”

  “我去乐视的时候就发现,没有人关心成本和投入。因为没有人具体的做开发成本核算,没有人知道一个项目花了多少钱。到了去年年底才开始内部核算,核算的方式也很原始”。

  “手机从去年下半年基本上没有新立项产品。研发的负责人会组织人员搞一些预研,实际上没有一个预研立项的。大家都明白怎么回事。”

  虽然如此,在张腾们的心中,曾有一个期待乐视移动打包注入乐视网的梦想,他们还曾期盼着手中的期权能够兑现。

  对于当时选择乐视移动的原因,张腾说,“乐视手机的待遇还可以,说不上最好,但是也说得过去。另外上市的前景比较诱人。非上市业务都准备在一定的时候装进乐视网这个上市公司。就跟乐视网并购乐视影业是一个道理。这是内部都知道的。我们基本都有期权”。

  随着乐视手机资金链出现问题,乐视手机风雨飘摇,如今,上市造富成为了遥远的梦想,遥远到提及期权,张腾回复说“都忘了有多少期权了,都没用了”。

  “你们觉得老贾会回来吗?”已经入职了新公司的张腾问道。

  尽管,此刻贾跃亭已经不再是张腾的老板,他关注贾跃亭不仅是为了拿回自己的欠薪,更重要的是,乐视成为当下的新闻热点,贾跃亭成为焦点人物,谈论贾跃亭的去向成为热门话题。

  在他看来,乐视手机会不会有人接盘已经不乐观。“人都快裁光了,信用也彻底破产,品牌也不值钱,谁会接盘呢?”

  据张腾介绍,手机部门据说还剩二十几人,最多时二百多人。剩下的大部分人也在办离职。

  有报道称,乐视移动是目前乐视系的主要债务窟窿,债主名单中欠款债务方为乐视移动的数量占比超过80%。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