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资讯中心 > IT业界 > 国内 > 打不死的微信黑彩:开设门槛低 流动性强

打不死的微信黑彩:开设门槛低 流动性强

发布时间:2016-07-13 08:34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你不干,也会有别人干,因为这是个‘挣钱’的行当。”在和法治周末记者的交谈中,孟达(化名)不止一次地重复过这句话。

  虽然这只是他不想从北京赛车这个微信黑彩中“收手”的借口之一,但现在有不少人在通过微信开赌盘获利,绝对是所言非虚。

  “随着网络和手机等移动设备的不断发展,如今各类微信黑彩、网络赌博在以各种形式不断蔓延,利用微信来进行黑彩赌博已经成为了一种新型的网络赌博模式。”

  中国彩票行业沙龙创始人苏国京教授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强调,对这类网络赌博,除了要强化监管和加大打击力度外,从彩票法律、法规层面的不断完善和规范才是重中之重。

  微信黑彩泛滥

  其实在成为北京赛车黑彩组织者之前,孟达也曾经是微信赌博的受害者。

  当时他被朋友拉入一个命名为“某某同学会”的微信群中,群里的60多个人其实并不是同学,这些互不相识的人都是被群里自己的朋友拉入的,目的只有一个——参与微信赌博。

  孟达加入的这个所谓“同学会”玩的是“时时彩”,这是一种经由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发行的每10分钟开奖一次的官方彩票。

  与北京赛车微信群类似,这个微信群同样是以官方时时彩的开奖结果作为依据,玩法规则也是通过向群内特定的“收银员”以微信红包、转账或支付宝的形式下注。

  群内设置的规则与官方玩法基本相同,可以从0至9这几位数字中任意选取5位数字来自由排列,如果结果与官方开奖结果的五位数字相同,即算中奖。此外,也有竞猜后三位数字、后两位数字或最后一位数字以及后两位数字大小单双等多种玩法。

  虽然群内庄家设置的赔率要远远高于官方彩票,但由于每注有设定的最低投注限额,群内成员的下注成本也要远高于官方彩票。

  尽管对这种博彩模式并不“感冒”,但孟达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还是输掉了2000多元,后来由于有一周时间没有参与下注,孟达被群主“踢”出了这个群。

  这是孟达第一次接触到微信黑彩,而如今他已经成为了微信黑彩的组织者之一。

  “如今的微信黑彩模式基本都是借由官方发行彩票的玩法和开奖结果,这样不仅玩家感觉‘公平’,组织者也很省事。”作为“业内人”的孟达甚至直言,几乎任何一种官方彩票只要有人玩,都可以在微信中“开盘”。

  不过,孟达透露,微信黑彩的组织者还是更青睐于类似PK拾和时时彩这类高频开奖的彩票,因为这不仅能带动群内成员下注的热情,庄家的资金池也能持续地得到玩家下注金额的“补充”。

  对于这类微信黑彩,常年从事彩票领域研究的苏国京并不陌生,“这是近年来逐步兴起的网络黑彩中的一种新形式”。

  苏国京向记者介绍,以往私庄开设黑彩,一般会选择和正规的地面彩票销售站点“合作”,通过给予彩票销售点高额的返点来进行操作;也有一些组织者会直接将实体黑彩窝点隐藏在居民区之中。

  但由于这些黑彩形式比较容易被举报且容易被公安机关抓“现行”,因此网络黑彩逐渐成为了当前一种较为普遍的黑彩形式。

  事实上,针对微信黑彩在内的网络黑彩,国家一直在严厉打击。

  据报道,2015年11月,广东揭阳警方就破获了一起用微信红包赌博的案件,该团伙通过建立“全国同学会”“北京赛车”等微信群利用微信红包参赌,涉案金额达1.2亿元。

  近日,福建漳州警方也公开通报了近期破获的两起以利用时时彩号码尾数等,通过微信红包进行的特大赌博案件,共抓获30名涉案人员,涉案金额高达1200余万元。

  苏国京直言,由于微信黑彩具有开设门槛低、流动性强、操作模式隐蔽、受众面广等特点,警方在办案时将面临参赌范围大、身份认定难、证据保全难等多重难题,给监管和打击增加了难度,这也使得这类网络黑彩赌博行为日益猖獗。

  为何瞄上了微信

  微信黑彩为什么会成为当前网络赌博的一种“主流”形式?在苏国京看来,这是由多种原因所导致的。

  首先,与开设黑彩网站等一些传统网络黑彩相比,微信黑彩甚至不需要电脑,仅靠手机便可进行操作,对组织者及参赌人员而言都极为便利。

  此外,微信自身的一些特殊功能,也给了黑彩组织者以“可乘之机”。

  红包与转账功能是微信的一大特色,如今已极大地方便了民众的日常生活,但这无疑也为微信赌博提供了便利条件——通过微信红包或转账,组织者无需与下注者面对面,也能通过简单的操作来实现赌资的“实时到账”。

  除了作为赌资的“支付渠道”,一些微信赌博组织者甚至直接将收发微信红包作为了赌博的一部分。

  2015年11月,上海警方就破获了一起微信红包赌博案。

  据报道,单某、何某等4人通过组建一个名为“面膜288一盒4片”的微信群,在群内进行“红包接龙”赌博。

  他们的规则是由组织者充当的“代包手”在群内发一种固定金额288元的拼手气红包,每个红包由组织者抽头28元,实发260元,分成5份供玩家“抢红包”。系统随机生成金额,抢到红包金额倒数第二的为“输家”。组织者会提醒输家支付给“代包手”288元作为下一轮的活动本金,如果抢到红包数字为“豹子”“顺子”的人,则会得到组织者的“官方”奖励。

  截至案发,这个微信群共发送红包数量500余个,涉案金额10万余元。

  在近日福建漳州警方通报的两起微信赌博案中,也涉及到了利用随机红包的尾数来猜大小的赌博模式。

  除了微信红包外,微信建群简单、扩散性强也是微信黑彩迅速蔓延的主要原因之一。

  苏国京指出,QQ群是设有管理员的,新成员最终能否进群是需要群主或者管理员批准才可以的,但微信群中的任意一名成员均可以将自己的微信好友随意加进群中,这会使得微信赌博群可以迅速壮大起来,而微信朋友圈的功能,也可能成为一个“宣传平台”,招揽更多人加入到微信赌博中来。

  作为微信赌博的组织者,更为看重的是微信建群流程简单,且流动性极强的特点。

  据孟达透露,由于微信建群几乎没有限制,因此当前一些规模较大的微信黑彩群都在采用下设“分支”微信群来共同经营的方式,分散赌友和赌资,以此来降低被查处风险和逃避打击。

  苏国京补充指出,微信群可以随意建,也可以随时解散,这种流动性不光给警方的取证和侦破带来了难题,也极易导致庄家卷钱跑路的情况发生。

  各方有哪些责任

  当前对于微信黑彩赌博的打击主要由公安机关来负责,但苏国京强调,“对网络黑彩的监管打击还是应该形成多方合力”。鉴于当前微信已逐渐成为网络黑彩的常用平台,微信方有义务来不断强化监管,并协助警方对此类行为进行查办。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邓建鹏对此表示认同,他以微信红包为例向法治周末记者指出,与一般微信好友间或微信群里在过年过节正常进行的抢红包游戏不同,微信黑彩群中的红包收发由于是资金往来的必要通道之一,所以具有长期性和持续性的特点。

  “运营方应该通过技术手段对各个微信群进行必要的监测,如果发现某一微信群在一段时间内持续不断地在群内进行红包收发,就应该引起重视,必要时应联系警方进行调查及监控。”邓建鹏提出,当前一些微信黑彩群由于有专人负责赌资的收发,因此对于一些个人微信账号在一天内频繁向多个号码收发红包或转账的情况,也应引起微信方重视。

  苏国京同时建议,微信方应考虑提高微信建群的门槛,并增加一些对微信黑彩赌博形式及危害的宣传与提示。

  事实上,官方彩票平台目前对这些微信黑彩也并不陌生。

  “目前所有在网上销售彩票的行为均为非法行为,只要不是在正规彩票销售点购买的彩票,都属于黑彩。”北京福彩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法治周末记者直言,由于官方彩票机构不具备对黑彩的监管权限,因此只能通过向公安机关报案来打击黑彩。

  不过,邓建鹏认为,如果一些黑彩是利用了官方彩票的系统漏洞等开展,官方彩票机构也有义务及时修复并完善。

  采访中,北京福彩中心的工作人员特别强调,由于网络黑彩不属于官方彩票,“因此一旦出现经济纠纷,损失只能由玩家自行承担”。


  除了警方和各网络运营商要加强合作,强化监管和打击外,苏国京认为,应尽快出台彩票法,从国家层面用法律去明确界定彩票、非法彩票、私彩等行为规范,并依据相应的惩处条款对各类黑彩行为进行打击。  当前不少人参与黑彩都是被较高的赔率所吸引,但苏国京提醒,实际上这类私庄搭建的网络黑彩并无任何保障,庄家随时可能携款潜逃,造成参与者血本无归。由于网络黑彩属于赌博,赌资不受法律保护,参赌者不仅无法追回损失,还可能涉嫌犯赌博罪被警方惩处。

  “自1987年我国开始正式发行福利彩票以来,国家层面对彩票行业的规范文件也仅有国务院2009年7月1日实施的彩票管理条例。”但苏国京认为,这一条例中并未对私彩、赌博等行为作进一步明确的说明和详细界定。

  苏国京认为,出台专门的彩票法,不光可以规范正规的彩票行业,同时也应该通过列举各类黑彩形式,明确各部门在黑彩监管打击等方面的具体职责,并加大对违法开设黑彩的惩处力度等方面来强化对黑彩的打击力度,遏制住黑彩泛滥的势头。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