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注册新帐号电脑店行业门户 | U盘启动工具

首页

当前位置: 电脑店主页 > 资讯中心 > IT业界 > 国际 > 金沙江朱啸虎:如何抓住风口项目?

金沙江朱啸虎:如何抓住风口项目?

发布时间:2016-04-28 09:33      点击:     关注官方微博: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人如其名,就像一只大型肉食类猫科动物,敏捷、健硕、凶猛。

  今年三月,朱啸虎凭借对滴滴、饿了么以及大智慧的投资,首次入选 “2016年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自 2007年 加入,他已经在金沙江创投从事了 10年 投资,知名案例正如他的微信账号个性签名:“滴滴打车|饿了么|大智慧|回家吃饭|典典养车|映客|云鸟|诺心蛋糕”。

  但采访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不只是因为,金沙江创投位于国贸三期 56 层的办公室的入口竟藏在一个木制推拉门后,出了电梯只能看到一个空空如也的走道,让初次来访的客人一头雾水。还因为,据多位媒体同行 “投诉”,朱啸虎面对提问,总是回答迅速、简短、不加展开,让人无法接话。

  好在,都是干货。

  金沙江创投现在在投什么?市场何时会回暖?出行、企业服务、餐饮等领域的打法是什么?如何抓住风口项目?以下是 36 氪 VS 朱啸虎的原汁原味快问快答。

  设立天使基金锁定早期项目

  36 氪:首先恭喜入选最新的福布斯投资人榜,这个榜单主要考量的还是退出业绩,您这次入榜主要归功于哪些项目?

  朱啸虎:这个榜单看的是过去五年的退出,另外最新算法也包括按项目估值增加算的利润数据。我主要有三个项目,第一个是滴滴,最后一轮估值是 245 亿美金,我们卖了一些股份给另外一些投资人。第二个是大智慧,我们去年在股市好的时候全部退出了,退出估值差不多 96 亿美金。第三个是饿了吗,是 45 亿美金。

  36 氪:这三个项目的回报大概有多少?

  朱啸虎:加在一起我们赚的可能有十五、六亿美金吧。

  36 氪:您之前说过其实说成熟的投资人,要投出去一亿美金,然后赚回来一亿美金,才算毕业了。您是什么时候 “毕业” 的?

  朱啸虎:单个项目超过一亿美金的还是大智慧吧,所以算是去年“毕业” 的。大智慧赚了差不多一亿五千万美金。

  36 氪:那挺拿得住的,之前上市的时候没有退?

  朱啸虎:大智慧上市四年多了,我们是在去年牛市的时候退出来的。做长期投资,必须要能坚持一些时间。

  36 氪:先聊一下基本情况,现在金沙江正在投的基金是第五期?规模如何?

  朱啸虎:对,第四期刚刚投完,准备开始投第五期,差不多两亿美金。另外我们一到五期都有配机会基金,用来跟投。

  36 氪:不过从投资案例来看,虽然有机会基金,好像也没有投特别后面的轮次?

  朱啸虎:看估值。估值太高的,像几十亿美金的项目我们肯定就不跟投了,因为就算是机会基金,我们也希望能涨十倍以上,所以十亿美金以上的项目我们觉得风险会比较大一些。现在我们的主基金可能投到 1 亿美金上下,机会基金可能就是几亿美金这样。

  36 氪:你们现在还有人民币基金吗?

  朱啸虎:有。人民币我们最早是做了一个合资的人民币基金,那时投大智慧用的是这个。最近我们做了一个专门的人民币基金,更早期,专门投天使,规模是两亿人民币。

  36 氪:现在好多 VC 会成立专门的天使基金,你们这个是什么考虑?

  朱啸虎:更早期锁定项目,像映客就是我们的天使基金投的。这个项目去年11月 投进去,涨得非常快,另外这种更偏向媒体的项目也会更喜欢人民币基金而不喜欢美元。

  36 氪:做天使基金有项目竞争激烈的因素吗?

  朱啸虎:还是要看自己的眼光吧。说实话天使到 A 轮其实项目太多了,竞争我恐怕还是看眼光。我们去年投映客的时候没人看好的,真的没人看好,当时我们投了以后问好多合作伙伴 “要不要跟一点?”,他们都说不要。

  市场二季度会回暖

  36 氪:映客这个案子是您主导的吗?

  朱啸虎:我主导的。

  36 氪:所以我也很好奇,您现在个人主要关注哪些领域?因为投资案子覆盖非常广。

  朱啸虎:说实在话我觉得现在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现在是在周期转换的过程当中,很不明朗。就像是 AR、VR、人工智能我觉得都是还很不明朗,所以要经常密切关注市场变化。映客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我们看到去年10月1号,“17” 一下子就火起来了,而且很贵。那天晚上我正好在北京,问了一下估值已经一亿美金了,这个估值我们就不投了,而且台湾公司在大陆做这块可能性太低了。所以我们把世界上所有做类似东西的项目全扫了一遍,最后挑的映客。

  36 氪:您很早就谈过,挑案子是会把行业里的数据先跑一遍然后选。

  朱啸虎:对,中国相对来说比较好的一点是,好的团队很少,真的很少,所以你把各个团队都见一遍之后这个选择是很自然的。

  36 氪:不过您投的几个特别有名的案子,似乎并不是一个行业,或者是上下游之类的关系。

  朱啸虎:其实滴滴跟饿了么有些关系,它都是 O2O,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但其它的确实我觉得很不好说,因为市场变化太快了,你做投资必须要密切地关注这个市场。

  36 氪:所以您在关注整个市场。

  朱啸虎:对。互联网到底在哪些地方,用户会有新的变化,会有新的需求,这个非常重要。

  36 氪:现在市场情况就是大家觉得会冷一些,好项目也会少一些。

  朱啸虎:其实没有。我觉得市场上钱非常多,过去一年有新的基金成立,而且很多老基金都募集了新一期基金。这个钱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大家是方向不明朗所以不敢出手,但是所有人都有压力,因为投资期一般到就是两到三年,两到三年都得确保这些钱投出去,所以我觉得二季度开始市场肯定会回来。

  现在大家为什么追逐 VR、AR、追逐人工智能这三个?大家说的是风口,这时候呢如果准备把钱投出去呢,可能就会投风口。但从短期上看,我觉得可能会投错。

  36 氪:您是觉得在这个周期转换的时候,局势还不明朗?

  朱啸虎:还很不明朗。现在只能说移动直播肯定是今年的风口,这个大风口已经很明确了。

  企业服务不能有爆发式幻想

  36 氪:那我们聊一下具体的行业。一个就是出行这块,现在滴滴和 UBER 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补贴,双方投入都非常多,这个行业以这种方式竞争下去,最后这么大量的、相互耗损的投资会怎么获得回报?

  朱啸虎:肯定会有结局的,没有人会坚持到无限制地投资下去。就看谁能拼到最后。

  36 氪:所以结局的方式就是拼出一家。

  朱啸虎:对,我觉得就是每个人往自己身上砍一刀,看谁能活到最后。

  36 氪:但是就算活到了最后,因为资本的投入量已经很大了,比如说 IPO 或者其他方式,能不能得到一个满意的回报?

  朱啸虎:其实这个市场很理性。出行市场比较大,所以活到最后的那家它的空间也非常大,资本才会愿意支持它。比如,就出行本身就可以做很多事情,不管是出租车、班车、周末旅游,很多业务都是逐步进入市场的,接下来去新加坡、去马来西亚也都可以用滴滴。现在还有很多事情的都不太好讲,比如现在滴滴开始卖车险,滴滴现在有两千万车主,车险的市场是多大?他们还会有加油、还有汽车后服务、二手车,这些都在这个平台上,空间就非常大。

  36 氪:会打到什么时候,您自己没有没一个预期?

  朱啸虎:我估计今年会有一个大概的结果出来。因为双方都会有压力,尤其 UBER 现在压力很大的,它现在每个月在中国烧一亿多美金,美国那边也是很有意见的。

  36 氪:那出行这个领域还有没有其他空间?

  朱啸虎:一些上下游的,相关度小的可能有机会。出行本身基本上我觉得可能性很低,尤其是如果和滴滴没有任何关系的基金,我觉得如果去投资这类项目风险很大。不管怎么样我们投资是用滴滴做为后盾的,可以说胆子稍微足一点。

  36 氪:企业服务也是一个大热点,您个人投的好像不多?

  朱啸虎:有一个我在 2010年 的时候投的 AdMaster,当时他们还是一家互联网广告第三方监测服务公司,现在业务已经发展到营销数据管理平台,并能通过数据技术实现 Adserving、流量反作弊等营销服务。AdMaster 就是 SaaS 模式,当时觉得它的定位非常好,因为广告平台发展很快,广告者和广告平台之间天然的会有一个利益冲突需要第三方去监控,业务是非常确定的,而且收入非常稳定,用户粘性大。到后期就是每年就增加新用户,带来新收入,这个商业模式是非常好的商业模式。AdMaster 到现在也在一直捕获新机会,在微博微信上做得都不错。

  36 氪:其实您本身是企业级公司出身的,对 2B 这块也很熟,对这个领域的投资机会怎么看?

  朱啸虎:其实我们金沙江几个人都做过 2B,都是 2B 出来的,所以都不大愿意投,因为觉得那个太苦了。

  2B 不会有特别多一年涨几百倍的案子对吧,2B 的企业就一年涨个两三倍,已经很好了,它就保持这样的数据,很稳定。所以 2B 的企业就不要有爆发的幻想,如果有爆发的幻想肯定会失望,就这样很稳定的增长,然后把这些企业服务好,把员工培训好,这就是企业服务的本质。

  36 氪:但是现在确实也有想做平台的公司,有这种 2C 的打法。

  朱啸虎:这肯定很危险,这都是非常危险的东西。因为企业是讲究服务的,你一下子招聘很多员工去服务,培训都需要时间。所以你要靠 2C 的打法去做,会死的比较快,企业用户是要靠培养的。

  36 氪:所以您还是看 2C 的多一些。

  朱啸虎:2B 一个是慢,一个是真的很苦,而且也不够激动人心,2C 一下子起来真的激动人心。中国来说我觉得 90%以上机会在 2C 以上,但 2B 要不要配置?作为风险投资基金,不做 2B 的市场风险也很大。2C 的是风险很大的基金,要么起来要么起不起来,而且起来的很可能就是一家,你如果投的不是那一家,那就完了,2B 是呢风险比较低一些。

  36 氪:那像饿了么和回家吃饭这种餐饮类 2C 项目,您是怎么考虑的?

  朱啸虎:餐饮的市场非常大,我觉得像旅游一样,这两个都是万亿级的市场。比如旅游有 Priceline 做标准化的服务,Airbnb 做个性化的服务,那么餐饮也是一样。饿了吗就是做工业化大生产,讲究速度和效率,回家吃饭就是讲究个性化。

  36 氪:如何理解饿了么投资黄太吉?

  朱啸虎:现在是合纵连横,我觉得今天的互联网必须要合纵连横,联合尽可能多的盟友,才可能笑到最后。像饿了吗现在格局是最好的,阿里京东、滴滴,全是盟友。我觉得格局很重要,尽量不要树敌。

  36 氪:餐饮的案子你还会看吗?

  朱啸虎:餐饮现在好的不多了,我自己看的比较少。其实餐饮项目的生长期都很短,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中国你看过去十几年、二十几年里能一直很火的餐饮项目几乎没有。

  36 氪:所以怎么去把握方向,还是得看清周期的转换?

  朱啸虎:我觉得还是从历史去看,历史里面有很多的经验教训。中国互联网过去 15年 的历史,它的表现可能不大一样,但本质是一样的,最成熟的机会肯定是 PC 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过程当中,很多 PC 和移动互联网公司转不过去,这里面给了创业者很多机会。

  36 氪:现在还有这种机会吗?

  朱啸虎:也不知道。今日头条为什么能成功,小红书为什么能成功,聚美转过去不行?映客为什么能起来,YY 不行?携程为什么打不过去哪儿?都是一样的道理。这里面都有很多很多这样的机会,关键是看 PC 互联网还有哪些转型的机会。

★★★ 电脑店行业门户(www.diannaodian.com)独家文章,欢迎大家转载 ★★★